中国富二代不愿接班,家族企业出售私募股权

  • 日期:01-11
  • 点击:(1651)


“孩子们不想从事这些夕阳产业,他们想成为银行家和金融家。”姚伟忠已经在杭州经营了半辈子家庭快餐生意,现在他已经没有精力了。由于22岁的儿子对经营家族企业兴趣不大,姚伟忠需要新的资本和专业知识来保持公司的发展。

因此,48岁的姚伟忠选择了一条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家走的道路:他将姚夫人公司的控股权卖给了一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

去年12月,他将股票卖给了总部位于上海的月球资本有限公司。“公司遇到了瓶颈,”姚伟忠上周在电话采访中表示。“在这个年龄,我没有足够的精力。我的孩子们不愿意接管这个企业。我不能强迫他喜欢它。”

从金融中心上海到煤炭资源丰富的山西省,面临接班人和经济放缓双重挑战的中国企业家越来越愿意将大部分股份转让给收购公司。这表明市场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自1994年中国向私人股本投资公司开放以来,为了分享中国快速经济增长的成果,凯雷集团和KKR公司等公司有时不得不放弃持有被投资公司控股权的条件。

通过购买一家企业的控股权,收购公司可以使用它们在发达国家市场上几十年来一直遵循的模式:收购价值被低估的公司可以通过削减成本、更换管理层和调整企业战略来扭转经营状况,而不受根深蒂固的创始人的阻碍。

通过购买一家企业的控股权,收购公司可以使用它们在发达国家市场上几十年来一直遵循的模式:收购价值被低估的公司可以通过削减成本、更换管理层和调整企业战略来扭转经营状况,而不受根深蒂固的创始人的阻碍。

“毫无疑问,这种控股权收购在中国有更好的效果和更高的回报率,”岳云投资公司合伙人德里克苏格(Derek Sulger)说。他表示,仍然很难找到大规模交易,尤其是在科技和教育等热门领域,因此私人股本公司已将注意力转向消费和零售行业的小公司交易。

根据《亚洲创业投资期刊》(亚洲风险投资杂志)的统计,去年涉及控制权变更的交易占中国私募股权交易总额的34%,是2014年的两倍多。私人股本研究所估计,不包括所谓的套利交易(通常是指企业退出市场,然后转向价值更高的市场上市),控股权交易从2014年的49亿美元升至去年的68亿美元,创下纪录。然而,此类交易仅占中国私募股权交易总额的13%。

中国富二代不愿接班,家族企业出售私募股权

No继任者

Sultan Ri说,他正在与至少10家中国公司进行收购谈判,这些公司的创始人或经理都计划退休或出售其控股股份。其中一家是山西的零食生产商。该公司创始人的儿子去加拿大一所大学学习,在香港一家投资银行工作,现在在香港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工作。

中国富二代不愿接班,家族企业出售私募股权

“你怎么能指望一个“十几岁就离开中国,在温哥华里士满长大,在多伦多大学学习,然后回到山西农村经营家族企业的孩子快乐地上课?”苏睿说,“这些企业的创始人都是自尊心很强的人。他们希望看到自己的企业继续繁荣,即使他们的孩子不愿意接手。”

sultanari说,“他们真正需要的是解决继承问题。他们知道他们将面临这个问题。”

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的合伙人埃里克辛(Eric Xin)表示,他的公司正在与一家有20年历史的纺织公司谈判,这家公司主要向中东出口产品。这位46岁的老板想卖掉他所有的股份,搬到英国居住,因为公司近年来面临销售下降、劳动力成本上升和人民币升值的多重压力。他计划让他的一个儿子在英国接受教育。“这是一个污染行业的工业企业,”新月升说。“孩子们不想从事这些夕阳产业。他们想成为银行家和金融家。”

在许多情况下,促使中国企业家出售股票的纯粹是经济因素。2014年,中信资本收购了床垫制造商金科一上海睡眠系统有限公司的控股权。2013年末,中信资本首次了解该公司时,其最大股东不想直接出售其股份。六个月后,老板终于改变了主意,因为公司酒店业务的销售业绩越来越差,存货越来越多,利润率下降。

岳云投资苏丹瑞表示,他正在寻找基本面良好、能够通过专业管理解决商业问题的公司。苏睿表示,以中国休闲食品企业为例,净利润率通常在4%至6%之间,只有海外竞争对手利润率的一半左右。

降价

在中国对收购公司开放的头几年,这些公司在一些可以获得控制权的情况下不得不支付更高的价格。彭博(Bloomberg)汇编的数据显示,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进入收购名单,过去12个月中,参与所有权变更交易的企业的中值已降至利润的7.2倍,远低于2014年的11.6倍和2013年的17倍以上。

sultanari说,企业主越来越愿意承认他们需要私人股本公司的帮助来度过经济低迷时期,掌握营销、品牌推广和产品研发方面的新技能。贝恩公司大中华私募股权基金业务联席董事长韩伟文表示,许多小企业主从未处理过削减成本或彻底重组的困境,“这与降低成本、提高运营效率、改变商业模式和改变自身有关。他们从未做过这样的事。”

另一方面,与扮演更积极主动的角色相比,许多收购公司不具备接管和重组中国企业所需的技能。韩伟文说,“他们还需要发展自己的能力,真正理解一个中型和创始人经营的私营企业是如何运作的。”

灵性追求

姚伟忠在杭州接受采访时说,出售姚夫人在该公司的控股权(交易金额未知)的决定让他能够专注于自己擅长的领域,比如在哪里购买坚果、果脯和产品中使用的添加剂。苏丹瑞表示,在云月投资给该公司带来的诸多变化中,电子商务平台未来的销售额可能高达20%。

中国富二代不愿接班,家族企业出售私募股权

对一些中国企业家来说,出售股票的主要动机是他们想追求更平静的生活。苏丹瑞提到,他正在谈判的两家公司的老板都想退休,并关注佛教等精神追求。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正在放缓,你需要以更明智的方式经营你的企业。你必须更加关注成本和电子商务,”他说。“中国也面临许多生活方式问题。许多创始人想在温哥华生活和工作,许多人想投身于其他领域,如学习佛教,许多人只想退休。”

总之,许多受过海外教育的富裕的第二代人不愿意跟随他们父亲的脚步。许多家族企业选择出售私募股权来解决公司的管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