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 00 后最喜欢的聊天软件是 谷歌文档?

  • 日期:01-26
  • 点击:(933)


  

  在父母和老师的管制下,青少年在运用科技上总是显现出杰出的创造力:前有中国少年用「学英语」的复读机学会每一首周杰伦的歌,后有美国学生用在线协作文档工具 Google Doc 上课「传纸条」。

  

  就跟《侏罗纪公园》里马康姆博士口中的生命一样,「孩子,uh,总能找到方法。」

  重新定义「写作业」

  

  ▲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经过数年的努力,Google 于 2017 年宣称全美中小学里有过半的学生,在学习时,都会使用 Gmail 和 Google Doc 等软件。

  Google Doc 有点像在线版的 Microsoft Office 套装(后者也能在线协作)。你可以在线创立和编辑文档、表格、PPT 等文件,并邀请朋友 / 同学 / 同事一起实时共同编辑。

  

  不少美国学校的老师都喜欢用它来做小组项目的工具,学生们完成内容后,直接给老师发个超链接就能交功课;学生在学校用 Google Doc 记笔记,回家后在自己电脑或手机登陆,也能随时查笔记。

  大家一致同意,Google Doc,生产力工具无疑啊。

  

  ▲ 图片来自 TNW

  所以,当父母和学校难得联手将手机和社交软件赶出课堂和在家学习时段,Google Doc 被留了下来。

  学生们用 Google Doc 来聊天有几种方式。首先,最直接的就是新建一个在线文件,在上面粘贴一些看起来是功课的内容,邀请朋友参与协作,然后就在软件自带的聊天模块开聊。

  

  ▲图片来自 Sheetgo

  由于这个聊天室功能是默认折叠的,而且只有一个人在线编辑的时候,这个功能根本无法开启,很多老师压根不知道它的存在。

  另一种相对隐秘的方式,就是拷贝一份真正的功课,然后邀请朋友们协作。接下来,我们不用聊天室直接沟通,而是用在线批注功能随意「评论」一段话,然后在弹出的框框里留言式沟通。

  

  老师和父母在远远看来,孩子只是在和同学讨论这段材料是否有问题。如果他们要走过来了,学生也只需要轻点「解决」(标为已解决并隐藏讨论内容),整个对话框就会消失,等大人走开了,点一下「评论」按钮,立刻又能恢复对话框,继续聊,或是彻底删除特定对话框。

  如果说以上两种方法都只是善用了一些在线协作的「花边」feature,那接来下这种方式可以说是重新定义了「写作业」。

  直接开启一个新文档,邀请朋友们,接下来,我们开写「论文」。

  学生会直接将想说的话和发的图打在文档上,看起来就跟在写稿一样,实际上,大家只是在聊天。如何区分谁和谁?大家只需约定谁用什么颜色或字体就没问题啦。

  

  ▲ 图片来自 Reddit

  这种方式的好处在于学生们聊天时能使用更多 meme 或分享图片,有的「聊天文档」还特别贴心,将常用表情先贴在文档开头:「大家有需要就直接复制用吧」。还有一位母亲曾分享,她发现女儿在 Google Doc 上 90% 的时间都在和朋友分享独角兽 GIF。

  真 把社交搬到线上:大多数时间很平淡,但也有风险

  Common Sense Media 曾于 2018 年采访了 1000 名 13-17 岁的青少年,并发现和面对面沟通相比,61% 的人更喜欢用短信、视频聊天或社交网络和自己的朋友沟通。

  

  ▲图片来自 Stocksy United

  在线沟通的方法中,又数短信最受欢迎。很多时候,孩子们也只是想和朋友们保持联系,形式无须花哨,因此 Google Doc 的功能也就足够了,还不用怕像短信一样被父母偷拿手机时看到。

  

  大部分情况下,Google Doc 上的聊天内容就是孩子们生活的日常,旁人看还挺无聊的。

  上课传纸条该承载的功能,Google Doc 也复制得挺足够。譬如,趁老师没看到,转过头和喜欢的同学调情。今天:打开 Google Doc,开启聊天。

  

  放学一起做功课?今天:和女朋友在线协作论文。

  

  ▲「如果你不在和女友一起编辑的论文文档里用聊天功能和她调情,别人会。」

  或者更夸张,悄悄地帮女朋友写完作业(手动嫉妒了)。

  

  ▲ 「我登陆 google doc 做功课,发现我男友在打字。因为我之前说我不做,所以他居然在帮我写!」

  不过,就和部分缺乏监督的学校一样,这种新型的私密社交网络也出现了欺凌现象。有学生用 Google Doc 做了电子版的「Burn Book」。

  

  ▲ 图片来自 Metro

  从传统意义上来讲,大家会在「Burn Book」里写下针对同学的刻薄话(「XXX 真的太高 / 矮 / 胖 / 瘦 / 难看 / 开放 …… 」),并在小群体内流传,被写的当事人自然处于社交生物链底层并不明自己怎么老被人欺负和耻笑。

  「Burn Book」这个概念最早普及于 2004 年校园电影《贱女孩》,此前,网络上已经有不少 app 充当这类「匿名刻薄」的工具,在线协作文档也只是最新形式。

  此外,学生默认 Google Doc 这种文档和纸质「小纸条」不同,一删了就没了,用于对付父母很好用。但他们常忘记,一起编辑的小伙伴可以随时截屏,留下在未来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的内容。

  

  据 Project Tomorrow 统计,在使用 Google Drive 和 Microsoft Onedrive 的学校中,学生通过电子设备分享裸照的几率比平常学校高 15%。

  家长 vs. 学生的攻防持久战

  

  ▲ 图片来自 Unsplash

  监测软件 Bark 声称,他们已经在 Google Doc 上见证了超过 6 万起学生联手欺凌其它孩子的个案,奉劝父母们赶紧用他们的监控软件。

  简单来说,Bark 就是帮父母做了所有的「偷窥」工作,并有危险信息时发出提醒。父母购买服务后,Bark 会帮他们监控孩子的社交网络、短信、邮件等内容,不仅连在 Youtube 看了什么都要管,现在连 Google Doc 也被纳入监控范围了。

  

  ▲ 图片来自 Wired

  这种软件现在一搜一大把,除了可监控社交内容外,部分软件还让父母管理孩子屏幕使用时间。这自然很受父母欢迎,而孩子,只能不断「游击队」式寻找新的沟通方式。

  问题是,很多父母在购买这些 app 后默认可因此一劳永逸。现实是,这加重了很多父母和孩子间的信任问题。

  这款软件会在你和孩子间造成信任问题。自我爸开始用这款 app 后,我们之间的距离就越来越远。如果他根本无法信任我,不让我用手机,我又怎样能信任他?

  一位用户在某款监控 app 的评论区写道。以监控获取的内容为「证据」直接禁止孩子用手机或者玩社交网络,粗暴得就如《贱女孩》里健康课上的性教育:

  

  不要发生性行为。不然你就会怀孕然后死掉 …… 就答应我不要做 , 好吗?OK,现在大家来拿些避孕套。

  相关课题研究人员建议,无论用不用监控软件,从各个渠道获得了相关信息的父母,更重要的是在获得这些信息后(或平时)多和孩子聊天,解释某些行为带来的潜在危险,并信任孩子可自行作出判断。

  另一份调研指出,孩子在遇到喷子或经历网络欺凌后恢复得挺快,但我认为前提应是他们在现实生活中足够的家长或朋友支持。

  而且,现在用 Google Doc 背着父母老师和朋友聊天的孩子,大部分在离家上大学后就无须再遮遮掩掩,因为父母也再无权控制他们用社交网络。

  到那个时候,只有他们对世界的理解和价值观可以保护他们了,而父母如果不提早和教育沟通好,谁又会教他们爱护自己?

  【来源:爱范儿】

次数不足API KEY 超过次数限制